协会动态(1):延长县作家协会第四届会员大会

8月19日,延长县作家协会第四届会员大会在政协二楼会议室召开。延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超以及作协会员代表参加会议。会议由延长县艺术界联合会主席高红艳主持。会上,延长县书画家协会、延长县教育作家协会发来了贺信。书画协会负责人王新建、县高级中学教师杨凤君宣读贺信。随后,第三届延长县作家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贺信

尊敬的高红艳主席,史权主席以及延长县作协的各位副主席和理事会同志们:欣闻延长县第五届作家协会换届选举大会胜利召开,并悉史权同志当选为本届作协主席。在此,延长县书画家协会表示真诚的祝贺!在过去的作协工作中,延长人在延长县文联和延长县作协的领导下,业已取得了骄人的成绩,延长县的文艺队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这一场,盼望已久的雨

凉凉的微风从窗缝闯入,午睡的我突然被惊醒,初醒的眼睛就那么眯着,侧耳倾听,嘀嗒 嘀嗒 是下雨了吗?起身,开门,一场秋天的大雨毫无设防地倾盆而下。盼这一场雨好久了。好象从入伏再也没有这么畅酣淋漓地下过一场雨,偶有一点雨,地面淋不湿就没有了踪影。今年是少有的大旱,开春时种的玉米、豆角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带孙记

2018年正月十五元宵节,这一天真是一个好日子。十一点五十分,站在产房外的我,听到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,我家宝贝出生了。当医生把裹的严严实实的宝贝递给我的时候,我把他紧紧地拥进怀里,我能感觉到他在慢慢地蠕动。虽然正月的天气依然春寒料峭,但我被温暖包裹,柔软如海浪般一层层漫过来,把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小草、灌木和大树

草有草的活法,树有树的活法。 草渴望能够长成参天大树,树羡慕草的平静坦然。小草是大地上最多的绿色生命,顽强,坚韧,无怨无悔自生自灭,默默地向世人展示着生命的芳华。河边,田埂,山坡,路畔 只要有土壤的地方,就会有种子生根发芽,茁壮成长。大地上的种子,有的长成了青草,有的长成了灌木,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她住在夏天

年轻人循着一路打听来的简讯来到这方小院时,她已在此处深居简出几年光景。低矮砖墙,两间小屋,不足三十平的院落,角落里的水龙头上裹着旧塑料袋,颜色像风干后的白色花瓣,虽被水浸透,却仍看起来枯竭易碎。 院里的龙头好像坏了,我帮您修好吧。 不必了。 坏掉的龙头整天滴滴答答,是这里唯一在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盘龙山散记

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;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 陕北小城延长县,有山,曰:盘龙山;有 仙 ,天王庙,光武殿,娘娘祠,龙王庙等寺院。陕北缺水,盘龙山上却有两眼清泉,可谓之为 灵山 。出县城东门,沿着延马公路,一路向东,约二十五公里处,一座巍峨的石山映入眼帘。山势蜿蜒如龙,山顶隐约可见古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家乡有趣村名的来历

陕北小城延长县,紧临黄河秦晋大峡谷西岸,相传当年王莽追赶刘秀一路北上,在这一带崇山峻岭之间,留下了许多有趣的传说。汉光武帝刘秀曾经走过的足迹,后来被当地老百姓一一冠以地名村名,并得以流传纪念。刘秀当年从长安携妻北上,名为逃避政治漩涡,实为招兵买马以图天下。当时已经篡夺兵权的外戚王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种菜记

自从退休以后,我一直渴望有一块地,闲暇时可以自己种菜,菜园子里可以种上洋柿子、辣子、茄子。可是,看看自己的小区,除了钢筋水泥的的楼房外,所剩无几的院子里,都种上了草坪,你总不能在人家美化环境的花园里裁几颗洋柿子吧!去年,老公在距县城不远的镇子里买了一处农家院,想种菜的愿望终于达成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百年历程话初心,春风不改守坚持

春风又一次抚绿了万物,细雨浇灌着大地回春,浅草也娇羞地吐露出嫩芽。碧水环绕的延长县,在新一季春雨的滋润下,城乡处处一片繁忙,果园里焕发着盎然的生机。置身于一片青翠间,朝气与希望充盈着每个人的心田,似乎很难相信,曾几何时这里无时无刻饱受着黄沙漫天、尘土飞扬的折磨。是一阵阵轻柔的春风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木瓜瓜开花崖畔畔上白

谷雨以后,是赏牡丹的最好季节,然而,牡丹花天生富贵,在黄土高原的苦焦之地稀贵少见。每当在这个时节,陕北山野的沟沟洼洼,崖崖畔畔最多见的还是那花白蕊黄的木瓜花。其时桃红杏粉都已悄然退场,紫丁香迎春花也已谢幕,芳香四溢的洋槐花蔷薇花还在匆匆赶来的路上。一丛丛,一片片洁白如雪,摇曳多姿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舌尖上的春天——苜蓿

经过一个冬天的煎熬,春天终于来了,小草刚刚露头,柳枝还未发芽,春天最让陕北人盼望的一种 庄稼 也迫不及待冒出了嫩绿的芽,一夜春风过后,就长成一砸高了,傲人的绿色在依然荒寒料峭的黄土地上抹了开来,这儿一片,那儿一片,一簇簇地抹出了春天的生机,映入眼帘让人惊叹。这就是苜蓿,一种耐寒、...

阅读全文>>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